做个建筑师也不错! It Is Not Too Bad To Be An Architect - 亚游集团-首页
做個建筑師也不錯! It Is Not Too Bad To Be An Architect
AddTime:2014.04.21  View:

 
邱康 KANG QIU, AIA

教育背景:

美國加州洛杉磯市

工商管理碩士:美國UCLA安達信工商管理研究生院

建筑碩士:美國南加州大學建筑學院

中國天津市

建筑碩士:中國天津大學建筑學院

建筑學士:中國天津大學建筑學院

專業資格:

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執業建筑師資格;

美國亞利桑那州執業建筑師資格;

美國注冊建筑師協會會員;

20年建筑、景觀設計從業經驗。

工作業績:

美國洛杉磯/中國上海

董事/總建筑師,Kalarch Design Group,INC.

  

不知道是咋了,這篇文章寫起來怎么這么費勁!像是設計競賽!
我是1985年大學畢業的。時至今日差不多三十年了!
雖不能說百感交集,起碼也嚇了自己一跳!
從當年的屌絲混成如今的暖爺的確也沒少辛苦!
編輯部的美女編輯打電話來約稿,雖然公司里亂七八糟的事情沒完沒了,
但天津大學的故事在心里還時常回放。理不清,想還亂!
三番五次延期以后,美女送來最后通牒,同時給我一個寫作提綱。
終于在最后一刻寫下草稿,估計這就算最終版了!

 

1. 您在天大印象最深的老師是誰?
前兩期同學和老師的文章我都認真拜讀過了!好像該說的都說了,我的感覺也差不多,再重復一遍怕煩著您,說少了又擔心童鞋們有意見!
那就挑好玩的聊兩句:

說起童鶴齡先生,系里大大地有名!
他的哥哥在文革時期就是智取威虎山里的大明星楊子榮!你懂得!
在系里人家都說童先生水平高,脾氣大,連系主任胡德君都要當面叫板!
每當來到教室,頗有猛虎下山之勢!
驕傲地說,想當年童先生給俺評過圖呢!
當時畫西洋建筑水墨渲染。俺認為別人渲得雖然勻,但是沒有立體感!便驕傲且小心地將童先生請到繪圖桌邊。老先生摘下眼鏡、彎了腰、把我的圖紙仔細掃描了一遍。然后慢慢抬起頭來帶上眼鏡瞪了俺一眼,叫到:“這不是渲染圖!這是水彩畫!...

 

荊其敏教授是我的研究生指導教授。
當年為了建筑系館的方案舉辦了設計競賽,荊先生的設計方案可能很少有人關注,但是我個人感覺影響特別深刻。并且為自己獨到見解竊喜!雖然說不明白為啥,但立志考荊先生的研究生!當時還不知道荊教授長啥樣,他剛剛從美國考察回來。后來從蘭劍那知道,教授不招研究生,他只是一個傳說...

上大學時,所謂現代建筑就是幻燈建筑!所有大師作品,不管是貝聿銘的還是格雷夫斯的,都是講座中的幻影!到了美國,這些幻影才紛紛從熒幕中走下來。聯想起荊教授的系館方案,的確可以PK邁耶和埃里克森!!!當時莫名的心里震撼也算有了解答。
如今,那種竊喜已經升華為驕傲了!呵呵!

 

2. 有哪些在天大的學習生活的經歷是您最晚難忘的?
“大褲衩”是俺們81級的作品,沒聽說過吧?故事是這樣的:
2~3
年級時,有學霸用小鋼筆繪制黑白相間的大塊云朵精彩絕倫、轟動全班!集體抄頌,美不勝收!然而,是高樹林教授在評圖會上的講話,將那些黑白云朵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:
“你們天上畫的黑一塊白一塊的似嘛?我看不像云彩!我越看越像一堆飄在天上的黑白大褲衩子!
臺下的小樣們集體凌亂中
未曾想,30年后庫哈斯把我們的大褲衩插在了北京城!應該找他老人家收點版權費?哈!

 

3、您認為天大的建筑學教育最獨到的地方是什么?
大家都說天大的學生基礎好,其實不知道這是批評還是表揚,讀了好幾年大學就混個基礎好?
想必有天大的同學并不認可!

除了大家耳濡目染的天大學霸們,你知道嗎,世界上還有比較另類的:
其實大學畢業可以混個市長,(建筑師市長王東)
或者當個國家總理什么的!(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)
若是女生做個王后挺不錯的,哈!(約旦王后)
另外還有,

在摩根士丹利做基金經理的、

在萬科做老總的、

翻譯亞歷山大克里斯托弗寫的永恒建筑的、

在慕爾本教建筑理論的、

在清華MIT研究GIS的、

做大數據的、

在紐約開事務所的

 

4、天大的學習經歷對您后來的事業有怎樣的影響?
上學時本人肯定不是學霸。到今天30年了,還是堅持搞設計老本行。應該是對得起建筑系的父老鄉親了!天大的同學來我這里做事,肯定免試錄用。來我這里不是打工。而是給我當甲方!
因為傳統意義上的甲方的關注點是經濟利益,這無可挑剔。但是隔行如隔山,如果能和同行一起聊建筑還是比較愜意的。希望同學們在我這里成長。

 

5、您在國外的學習生活經歷跟國內相比有什么不同?
國外的建筑學講的是為什么
天大的建筑學講的是感覺。似乎更難、更玄!

國外選課比較自由。我本人學了MBA
國外的建筑市場遠不如國內的。從老師到學生,從建筑師到施工單位,都比較踏實務實。

學校里面老師和學生在一起的時間比較長。但有建筑師事務所的教授時間會很緊張,Zaha一類肯定翹課的。其實這種教授更受學生的歡迎,因為他們可以講很多關于建筑設計實踐的現實問題。
國外建筑師拿到項目的設計周期是國內的三到五倍。可想而知,設計深度要大大高于國內的。反過來講,國內的高速設計進程也受國外建筑師的青睞。

另外國內外施工情況的PK也是速度和精度的PK

 

6、國外的建筑業有哪些值得國內的建筑學教育、建筑設計行業借鑒、學習的地方?
我已經回國十年了,在過去的幾年中,國際國內的交流很多,同學們可能比我了解更多。
這里我只說說幾位國外設計師趣聞。

溫文爾雅的亞瑟 ? 埃里克森:
亞瑟的辦公室永遠亂七八糟,然而上班時候卻是西裝筆挺。曾經在講到薩達姆攜機關槍手來聽匯報的時候,他慢條斯理的像一個慈祥老太太。周末,偶爾也穿著運動服來公司一邊揮著剪子給模型“剃頭”,一邊和我們打趣。
當然也有顯出他西裝下鋼結構的時候。給市長匯報以后,領導們激動地對模型進行了一次“再設計”或者說是“群毆”。待領導們散開,市長大人興致勃勃地請亞瑟講評政治家們的設計“作品”。他沒有離開座位,只輕輕地說:“請你先把我的模型恢復原狀…”

咄咄逼人的庫哈斯:
在北京的一個晚上,有一位身材極高的瘦老頭和我擦肩而過。大高個似跑似走,上氣不接下氣,手里拿著BURBERRY 手帕不停地擦拭他那金光閃閃的大腦袋……這不就是遠在天邊的大哲學家庫哈斯嗎!
后來為了CCTV項目庫哈斯有回我電話。
其中的一句話讓我驚詫異常!
“… I will do anything to get this project! …”
沒有世界大師的矜持(范);更像好萊塢的大英雄。實際上當時給我的感受更是一頭全須皆羽的野獸!比如今的大褲衩震撼多了!!!

任性的磯崎新:
剛剛見到磯崎新的時候,老人家身上穿著一件有三條袖子的黑襯衫,顯得比我年輕多了!估計那黑襯衫是老朋友三宅一生的作品。

設計過程和匯報中他老人家對我都和藹可親。設計后期已經有幾個較成熟的方案了,老先生仍然在第N方案。我不小心說了一句:前幾個方案已經很精彩……,而且甲方明確指出N方案風水……磯崎新繼續用干澀的馬克筆畫來畫去,直到我離開東京時,那個方案還是一堆亂糟糟的線團。
接近交圖的時候,磯崎新的辦公室寄來了一個模型,先生有言在先,這是他老人家的唯一推薦方案,否則退出!
至今這個模型仍然擺在我的辦公桌上。它和其他磯崎新作品一樣神奇,非常磯崎新,非常任性。

眾星捧月隈研吾
隈研吾先生的公司人很多,地方又特別小。這里有兩個特點,一是不管日本人歐洲人都是年輕人,二是基本看不到老隈。只有請客吃飯和講方案的時候可以看到先生。據說,老隈手下有眾多東大及世界各地來的天才。

和老隈匯報要等到早晨1點后排隊。


大廚原廣司
原廣司先生在日本建筑界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,手下大師曾出不窮。他東京的家也是辦公室。家里永遠是出出進進的學生們,Sansei Sansei短, 好不熱鬧。
每天Sansei背著從中國帶回的竹簍親自去菜市買菜給學生們做飯。(每學期有一個學生榮譽地給Sansei幫廚)開飯的時候,Sansei、師母和十幾個學生們一起圍著大繪圖桌開飯。估計再過幾年,這里的飯菜肯定又養育出新一代隈言吾、山本理顯等代表日本和世界新建筑的風景線人物。

 

7、您從多元化、國際化的教育和工作經歷中收獲了什么?
總得來講我覺得學習建筑還是蠻幸運的。
這件事要從幾個方面講:
建筑設計使我從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體驗到它的韻味,這是設計之美,也是生活;
在細節里面抓鬼神,這是設計之美,也是工作;
另外建筑設計又是一個很重視與社會交流的行業,他要求建筑師具有社會活動能力,這是設計之美,也是社會責任感。

所以呢,作為建筑學人的你有如下選擇:
學霸童鞋:建筑的美學家;品味人生。
大多數童鞋:服務性行業(或者說是第三產業)的服務員;為人民服務。
懶得交作業的童鞋:社會活動家、領導干部、或是開發商;

其實建筑設計也沒嘛!
比起金融投資、房地產開發、藝術創作,
建筑設計公平的說很容易很容易。
只是我們啥都裝一點而已!

 

如果你能enjoy這種 life style


 

 

友情鏈接: 友情鏈接     友情鏈接     友情鏈接     友情鏈接    
copyright (C) 2011美國KDG凱帝捷建筑設計 all rights reserved.   滬ICP備13037669號-1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0090號